视觉河南首页

地 市: 郑州 | 洛阳 | 开封 | 平顶山 | 焦作 | 安阳 | 濮阳 | 信阳 | 南阳 | 鹤壁 | 济源 | 周口 | 驻马店 | 漯河 | 商丘 | 三门峡 | 许昌 | 新乡
首页 > 图片故事 >

拈花惹草情亦深
2018-08-27 16:26:10   来源:视觉河南

查看原图
                                                               拈花惹草情亦深
 
                                                             金少庚  文/ 图
                                                                     
        野花 
       
       六月,大清早,酒脱的阳光清新地照射在古唐大地,秋苗掩土,迎阳而立。周六之南阳文友之约终于成行。我领着他们参观冯友兰纪念馆,南泉以及新落成的图书馆文学馆后,又辗转个余小时,过昝岗进入祁仪镇沿并不崎岖的盘山路而行,终到此行目的地一一石柱山脚下。
 
       此刻,天气有些沉闷,阳光也热情起来,虽有些大汗淋漓,但仍阻挡不了文友们爬山赏景的意兴。
 
        约7年前,我不幸遭遇车祸,左腿断裂四处,虽在疼痛中度过了装拆两块尺余钢板,钉去36个钢钉之彻骨之疼,但仍不能过多行走,更不能攀高附低,就连那优美的十四步舞曲也不得不舍弃。是以,眼见文友上山健捷的步伐而不能陪同,深为憾也。
 
       阳光虽烈,但我却不惧。缘于从记忆中便是在烈日下割麦,酷暑中收秋,或是酷阳与我有亲近之感吧?大汗淋漓中让身体中的浊气,酒气,和隐藏于细胞中,毛发内的不良菌类统统排泄出来,未尝不是一种好事美事。
 
       还有,那缠绕在内心深处生活中积累的晦气,霉气也一并让这酷阳吸收过去,岂不是一大快事也?
 
       我站在山门边的一处陡坡前,一望无际的天空和大山的余脉连在一起,突然悟道:我们在大自然中,只是一份一细胞或是一片很快消逝的云彩罢了。
 
      犹如我们脚下的一只蚂蚁,一只小虫,一个鸟儿,一片枝叶而已。
 
      想至此,又顿生怜悯之心。为自己?为他人?为脚下的小虫?小物?还是身边或山崖上,石缝中的花草?枝叶?
 
 
        野  草 
 
       深秋,酷暑日浓,就连早上也是闷热扑面,似有暴雨来临之感。
 
       天刚透出朦胧亮光之时,粉中夹杂着浅红的阳光便慢慢地从地平线上伸出了懒腰,打着睡意的呵闪不情愿地探出了疲惫的脸色。
 
      或是身体的原因,或是总被某种梦魇骚扰,或总是思念去世不久的妈妈,一入秋浓,夜里总是睡不舒服,早上又醒的早,索性穿衣下床,步出院子,向北边的飞凤游园散步,自寻些开心去或许能换一时半刻的平静心绪。
 
       我住在县城北边老聋哑学校附近,去游园必经一条胡同似的区间小路。城区双创活动倒使居民沾了不少光,这小路去年也铺了一层沥青,走起来比以前坑洼浸水泡灰的路舒服多了。
 
     小路两边是居民的小院子,院子外面空出来巴掌大的闲缝之地都有三五棵,十数八棵的蕃茄,辣椒,豆角之类的青菜,还有数株快要成熟的向日葵花。
 
        每个早晨从这胡同漫步而过,总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或使我想起记忆中的乡村,或使我想起田间劳作的乡亲以及那酷暑中的秋收场景和那暗夜河水的哗哗声?
 
       总之,心绪总是会走向远方,会寻找着什么?
 
       但这个早晨,我忽然被依喂在路边那顽强生存的野草吸引住了。
 
      几株野草从新修沥青路的一丝空缝中钻了出来,傲然而立,我拔动草叶,根部无半星泥土。
 
      老墙上一块砖因排线路被扣了出来,一株似针尖粗细的枝干从墙洞深处冒了出来,枝叶有硬币大小竟然有十几个,在自由迎微风摇摆,我想像着这棵不知名的野草,它的这粒种子或是风刮进去的,或是雨冲进去的,在黑暗中闻风吸气,顽强地伸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想而知是多么不易。
 
      不远处,一棵盘卧于路边水泥路上的野格巴草已有盆子那么大,似乎我经常在早上看到有羊在啃吃,有狗在践踏,有行人从它身上踩过,但它的草枝却越来越茂密了,或许这是一种不屈不挠的抗争?
 
       我蹲着,用手翻开它的枝叶,呵,枝叶下面有成群的蚂蚁在走动,还有几个如玉米大小的红壳子虫在爬动。
 
或许,它们是在举行一场盛大的婚宴?聚会?游行?
 
       几棵细细的狗尾巴野草在墙缝中生长着,须发昂然,朝气蓬勃,还有那一簇叫不上名的,在沥青路偏边的,开着紫素颜色的花朵,如指甲盖大小的野草上竟然有只蜻蜓落在上面。或许还在睡梦中?也未可知?
 
        我担心惊醒它们,放轻了步子,但它还是振翅飞走了。
 
        我想,野草和昆虫是一天的生活,我也是一天的生活,可我为什么要烦恼呢?
 
        有些时候,我们活的还不如野草!
 
       我的心绪逐渐平静起来。
 
       胡同南头拐角处有两间低矮的老式红瓦房,常年看到一个胡须半白的老人在那孤独地坐,抽着旱烟,窄小的院子里原先有一棵大榕树,春上正发芽的时候,他竟然把它给锯掉卖了。
 
      也是一个早上,我诧异:这树几十年了吧,锯掉亏了。
 
       他暗然无语,望着树,说:我八十了,它七十了。我快要走了,留它干啥?又说:它陪伴我多年了,比那一群儿孙强多了,早点锯了打个棺材,入土后我们还能在一起!
 
       我无语。
 
      此刻,阳光初露,胡同内沥青路上的野草在欢呼,我却看见,这个小院内的老人孤独地坐在那幅刚打好的棺材边,抽着旱烟,想着自己的心事。

      或许,近日或明年这座房子便成空房了?
 
但野草却仍然会沐着春色,迎着阳光,踏着夏露,在酷暑的深秋昂扬地释放着自己的青春,唱着对生命敬畏的赞歌,播撒着让大地河流增绿的种火,去完成大地赋于自己的使命。

         野菜
     
        流火的七月下旬,难耐的酷暑使大清早起来散步锻炼的人们也少了许多,汽车,空调,水泥路和头顶上的大太阳使小县城似乎处于一个高温的火炉之中。
 
       虽是酷暑,但身体原因不得不去北京检查,在安贞医院住了一周,拿着一堆检查结果和几箱子治疗心脏的药回到了熟悉的县城。
 
       说来也怪,一回到县城的穷窝,晚上睡的格外踏实,连做梦都是回到熟悉的乡村,高粱,玉米,大豆,红薯,以及河流,树木,老桥和那祖坟上的几棵老树在梦境中行走,我似乎又找到了儿时的欢乐和记忆中村庄的模样。
 
        一大早醒来,心绪有些平稳和静溢,便又往离我不远处城北的那片一小片一小片庄稼和菜畔交错种植的荒坡上散步去也。
 
       或许是对乡村和庄稼的留恋?或许是对某种记忆深处的留恋?我总是喜欢在这片不足百亩的,已种植上各种秋庄稼和秋菜的田埂边凝望着,思考着,回忆着,有时喜有时愁有时难受,更有时落泪。为什么?我问自已,却寻不来答案?
 
        只是这一个早晨,却令我忽有更深之感触。
 
        我看见那生长于或低或高或陡的庄稼缝缘边,田埂上,乱石旁的野菜竟然老了,有的结籽了,有的叶梗硬了,有的被人拔掉扔在路边枯萎干缩了,连牛羊也不愿去咀嚼它们!
 
        野菜的生命如此蓬勃而短暂?
 
      这片荒滩原是唐河县城向外排泄污水的地方,后来不断有人堆倒建筑垃圾,慢慢地形成了一片不断扩大漫延的废地。便有居民扒出砖渣废料,在上面种上一些农作物,几年下来,竟然种啥啥旺,特别是你刨一块,他扒一片,形成了一个菜种齐全,农作物都有的百农园,百菜园。早晨幕晚总有农人在那锄草摘豆,捉虫浇水,倒有一番情趣。
 
       但更具生命力的却是那自生自灭,不经意在田间地头生长出来的野菜。
 
       野菜当中,数野苋菜,野麻氏菜,野桐蒿,野扫数苗为人们采食的最佳作物。
 
      人们喜食,一是缘于原生态,不打药不施肥无化学因素;二是自由采摘,今一梱明来还是一梱,生命力极强。
 
       那人们为什么不种植?让其进入市场?原因简单:不值钱,卖不上价格!一百斤野菜不如一斤时令鲜菜。再说,郊区沟渠野地荒滩到处都是,何必去买?
 
       却忽然想起,七月初之时,这片百菜园内外便有多人在采摘野菜。我也顺手采摘几回,的确食之鲜美,是那喂过添加剂的牛羊猪肉好吃多了。
 
      却怎料,仅仅短时间内,这些野菜便生命断然了结?
 
      有阳光升起,有微风吹动,那棵昂然而立的一棵老苋菜上的种子随风落下。
 
      我忽然悟道:这些散落的种子不正是等待着来年的春风吗?
 
     于是,我对田野间的野菜有了一种萧然而立的敬意。
 
     作家简介:金少庚 男,汉族,中共党员,1970年人,唐河县桐河乡人。现任唐河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作协主席。作为唐河县的文化新名片对外推介,金少庚被称为南阳作家群青年作家的领军人物。 
 
 

【责任编辑: 】

相关图集